Saturday, July 30, 2011

王静梅的精神和孙东东的神经

王静梅告诉我说,当她知道了山东大学的孙文广教授在参加清明祭祀活动时,被“不明身份的暴徒”袭击的这件事情后。心里觉得很难受,她想对孙教授表示一下慰问。

她问我,当时有那么多警察的密切“关注”,孙教授还是被暴徒肆无忌惮地殴打成重伤。

这说明了什么呢?是说明警察太温和还是暴徒太猖狂?再怎么猖狂的“暴徒”,也不敢在乘坐了九辆警车的警察们的密切监视下把人打成重伤啊?就像我们那天在福田公墓似的,有那么多的警察在旁边,应该会很安全啊,除非……

在与王静梅交往的几个月来,我经常会感到惊讶,时时觉得自己的道德底线不如我这个姐姐。这一次又是如此。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回事,自己背负的冤苦还没有弄清,就要关心起别人的痛苦;自己每个月只有一千多元的退休金,还要打听救助孙文广教授的渠道,以微薄的力量伸出援手!

王静梅,难道你真的有点“偏执”?——“偏执”到了不但自己的冤苦要讨说法,还要关心他人的尊严是否被侵犯、他人的身体是否被伤害?

我的姐啊,假如你遭遇孙东东,岂不是大大的坏菜!

维权网: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和谴责中共对冉云飞及王荔蕻的逮捕和关押

中共集团凭借“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暴力及恐怖的邪恶行径,将中国的合法政权抢夺到手中后,为了巩固自身这个不合法的暴力恐怖的政权,他们从1949年就开始对热爱和平、自由与民主的人们进行着暴力的镇压和恐怖的屠杀。

60多年来,中国民众在这种高压的恐怖主义政权的统治下,过着胆战心惊的贫困生活。在意识形态的宣传中,他们鼓励人们高唱革命歌曲,但是,却不允许人们去进行新的革命,因为这个独裁者集团垄断了所有革命的权利。唱革命歌曲只能是对这个邪恶的暴力集团歌功颂德。也只有歌功颂德才能分到一点残汤剩馕,余下的就是对那些不屈的中国人进行镇压、关押和屠杀。

Friday, July 29, 2011

忌日

今天周年,忌日。一个黑色的日子。一年前的今天,被关在精神病院叫作刘亚玲的王静梅刚刚回到家里,就被猝不及防的噩耗摧毁了。在她被关在安康精神病强制治疗中心的那些日子里,他们已经完成了对她儿子的全部阴谋。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母亲,最后只知道,她的儿子没有了。

是谁造成了一个儿子,七条生命的逝去?

大赦国际紧急行动:中国人权活动家面临审判(初稿,求校正)

人权活动家王荔蕻于4月21日在中国北京被捕,最早下个月将面临审判。人民检察院还未允许她的律师查阅有关案件卷宗。王荔蕻患有慢性腰痛症,并有被酷刑和被虐待的危险。

王荔蕻,56岁,2011年3月21日被九名警察从家中带走,这是自中东和北非“茉莉花”抗议以来中共大规模逮捕的一部分。警察抄了她的家,没收了她的个人的电脑。

Biography of Wang Lihong



(The below is according to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relatives and friends of Wang Lihong. Additions and corrections are welcome.)


Wang Lihong was born in October 1955 in a military cadre’s family in Qingdao, China. She went to primary and middle school in Beijing. In April 1975, she was sent to Yan'an in northern Shaanxi province as part of a Cultural Revolution campaign to expose urban Chinese to conditions in China’s countryside known as the “Down to the Countryside” movement. There she attended Yan'an University, studying in the department of Chinese Language, between October 1978 and July 1982. After graduating from college, she returned to Beijing and worked in a government agency. She left the agency in 1991 and started doing business. She retired in 2008. As such, she had more time to go online and started engaging in public interest work. Wang Lihong put her idealism and humanism into practice through various online activities: she started a blog, reflected on citizen rights, took note of the plight of women in China, and committed passionately to volunteer activities such as investigation by citizens on those covered up issues.

汪忧:王荔蕻——一个公民的呐喊与行动

我与王荔蕻大姐并不熟识,仅于2010年的一次饭局上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交谈不多。1955年出生的大姐,算起来该是我的长辈。这位身体力行的长辈让我等小辈自觉惭愧。起初知晓并关注大姐缘起于她声援福建三网友(游精佑、吴华英、范燕琼,因为为被强奸致死的严晓玲呼吁而被捕)。大姐不止于言论,更付诸行动,两次和全国各地网友一起到福州马尾法院外声援被审判的“三网友”。是的,说一百句漂亮话,不如一个实际有力的行动。许多人在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犯的时候都不敢站出来抗争,甚至不敢想,而大姐却能如此热心地帮助素不相识之人,难能可贵。我们这个时代正需要这样不仅为自己更能为别人站出来担当的公民。

AMNESTY INTERNATIONAL URGENT ACTION:CHINESE HUMAN RIGHTS ACTIVIST FACING TRIAL

UA: 230/11 Index: ASA 17/038/2011 China                        Date: 27 July 2011

Human rights activist Wang Lihong was detained in Beijing, China on 21 April, and could face trial as soon as next month. The Supreme People’s Procuratorate has not given her lawyer full access to documents related to her case. Wang Lihong is suffering from chronic back pain and is at risk of torture and ill-treatment.

Wang Lihong, 56, was taken from her home by nine police officers on 21 March 2011 as part of a wave of
detentions sparked by the Jasmine protests in the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Police searched her home and
confiscated her personal computer. On 21 April, Beijing Chaoyang District Police told her family she had been
formally arrested under suspicion of “assembling a crowd to block traffic or undermine traffic order” and was
detained at Beijing Chaoyang District Police Detention Center. If convicted, she could face up to five years in
prison.

Thursday, July 28, 2011

邓玉娇忘了带尺子了

构思了一个行为艺术,找不到人表演,只好贴在这了:

邓玉娇(可请一美丽女孩表演)在三个大男人(画成歪瓜裂枣,实在不好画带一其丑无比之面具,令人见之欲吐即可)的逼迫下闭着眼,胡乱挥舞着修脚刀;

一死一伤一溜;

又三个大男人,面无表情,背后贴着“巴东”字样,胸前分别写着:公、检、法(用A4纸写好,用别针别在胸前背后即可);
三“人”倒退着入场,拂马蹄袖(写意),跪地朝后台、齐声称“嗻”,谦恭温顺;

猛回头,凶悍无比:

“公”人拿着一把大尺子,量着躺下的死邓贵大的伤口,递给“检”人;

“检”人佯作认真地用尺子量着修脚刀,颔首称是,递与“法”人;

“法”人举起一个大法槌(可用一大气球制作),上面写着“防卫过当”!砸向邓玉娇!

邓玉娇倒地。

newmatilda:Meet China's Other Dissidents

china  28 Jul 2011 |  Dan Edwards

                             (Detained activist Wang Lihong)
                               Tags:wang lihong dan edwards china ai weiwei 

推文选 2011.07.27



1,今天与艾神 @aiww 闲聊,艾神放了狠话:要是冉云飞、王荔蕻被判有罪,我就继续实施“七宗罪”啦 ~ #aiww

2,艾未未@aiww:必须为冉云飞和王荔蕻呼吁!越容易被遗忘的人,越需要我们呼吁。最大的危险在于,人们总是轻易放弃自己认为不重要人和事,这将使我们失去了自足之地,因为在别人眼里,我们也是无足轻重的。#aiww

Wednesday, July 27, 2011

维权网:王荔蕻案中多位愿出庭作证者被警告

(维权网信息员冯卫民报道)北京著名维权人士王荔蕻“聚众扰乱交通秩序”案已经由朝阳检察院移交到法院,与此案相关的众人纷纷准备为届时的庭审出庭作证,然而至目前为止,已有多人被警方谈话警告。

高健:回忆4.16维权情况 ——且看如何“扰乱公共交通秩序”

2010年4月16日,震惊全国的“三网友案”在福州马尾法院开庭。在此的前两天,关注此案的全国网友已经陆续赶到福州马尾法院现场,来声援为正义呐喊而蒙冤的“三网友”。

本人谈不上什么为天下苍生请命的英雄,只是怀着一腔热血的青年,有幸和北京的几位朋友一起南下福建,其中就有让人敬佩的王荔蕻女士。全程围观了2010年4月16日维权现场的每一个场景。

“他为什么被抓起来?还是为了帮助别人”——王荔蕻谈福建三网民案及现场围观

http://www.changweibo.com/txt2pic/img/20110727152748016045005602.png

“他为什么会被抓起来?还是为了帮助别人”

——王荔蕻谈福建三网民案及现场围观

艾晓明 整理

访问时间:2010年7月14日
访问地点:北京 王荔蕻家中

写在前面:2010年7月中旬,我在北京参加一个有关纪录片的教学活动,结果这个活动被临时叫停;借此机会,我在北京停留了几天,我访问了王荔蕻、何杨等独立拍摄纪录片的朋友。

朱承志:为王荔蕻作证

朱承志,男,1950年10月18日生,汉族,身份证号:430503195010180033,住址:云南省文山州富宁县龙城小区 ,联系电话:13887665440

我在网上得知福建三网民案.得知福建有司羁押、审判,关注、帮助非正常死亡严晓玲的母亲林秀英的三网民游精佑、范燕琼、吴华英,对于这种邪恶审判良知的行为,我认为已经突破了人类的道德底线,我如果不去参与围观、声援,同样的遭遇也可以发生在我的头上。

在416前夕,我从云南乘车去福州,在火车上与南宁的网友张维相识,张维也是去福州声援福建三网民。在福州见到了从全国各地赶来的网友。大部分网友都是第一次相见,都是在网上得知相关信息。

4月16日清晨,我和王荔蕻等20余名网友来到马尾法院大门外左侧人行道,靠围墙席地而坐等待马尾法院开庭。过了几十分钟,现场来了大批的警察和保安,在马尾法院前的马路上拉起多道警戒线,警察要求我们离开人行道,指定我们到法院大门右前方的马路上,在我们的周围都是警戒线,警察已经对整条马路戒严。

联合声明

邓玉娇案公民正义观察团

邓玉娇案法律后援团

邓玉娇案舆论后援团

邓玉娇案青年网民后援团

联合声明

我们,是一群中国公民,我们是一群中国公民权利的积极关注者。我们是邓玉娇案公民正义观察团,我们是邓玉娇案法律后援团,邓玉娇案舆论后援团,邓玉娇案青年网民后援团。

我们关注邓玉娇案,是因为我们知道自己的国家已经陷入了官民矛盾的深渊,我们深知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成为新的邓玉娇案主角。邓玉娇案昨天的判决引发了我们更加深入的思考,虽然邓玉娇依然被法庭判决为故意伤害和防卫过当,虽然邓玉娇被法庭宽大到恢复人身自由,虽然我们对昨天的判决表示审慎的欢迎,但是,我们知道公民依然有追究真相和质问的权利,于是,我们要提出如下质问:

呼吁:请邓玉娇案的两位律师公布法庭辩护词

汪少鹏、刘钢两位律师:

邓玉娇案一审结束了,仅仅用了短短的两个半小时。

虽然说是“公开审理”,但在法庭外的四、五百人都被拒之门外。甚至对媒体也仅仅允许八家指定的官方媒体进入。而这八家媒体的报道,完全照搬新华社通稿,没有任何从自己角度进行的分析,没有任何自己的见闻和意见,好像只具有复印机的功能。
邓玉娇为什么会以罪人之身被宽恕?邓玉娇的精神病鉴定是怎么做出来的?律师是怎么换成现在出庭的两位的?案发后的一系列诡异莫测,仍然没有被披露。

视频:让公平与正义比太阳还要光辉

本片由王荔蕻、评修等拍摄,灵魂飘香剪辑制作

video
video

是什么使夏律师痛哭失声?

见过夏霖律师,是在公盟举办的一次法律培训班上。夏律师讲授的题目是《刑事辩护中的法律问题》。

讲台上,夏霖律师举手投足中所显现出的那一份潇洒、那一份笃定,目光中流露出的那一份睿智、那一份自信,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邓玉娇案件公民观察团关于要求真相的呼吁书

各位中国公民:

鉴于湖北当地媒体一直在采用官方的说法,而官方的说法一直无法让人信服,我们觉得有必要让国人了解到案件另一方的说法。

鉴于现在的真相还没有被充分披露,我们觉得有必要继续要求对公众披露此案的真实情况。

鉴于湖北巴东目前已经有很多的记者和其他相关人士在关注此案,就目前而言,大批人员汇集到前方去可能并不是最佳选择。

鉴于探求此案的真相或许需要付出长时间的巨大努力,我们认为每位公民持续的关注和投入对彻底搞清真相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我们特此呼吁:

黄鼠狼和鸡

23日,一天参加了两场关于邓玉娇的研讨会。

上午是北京易仁平中心和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举办的“女性权益保障与尊严维护暨邓玉娇事件研讨会”;下午参加的是德先生研究所的“关于邓玉娇案及网络民意研讨会”。两个研讨会参加的有法学专家、律师、女性维权工作者、自由职业者还有宗教人士等等。

两场研讨会,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两位张先生。

屈原 · 端午节 · 邓玉娇 · 警

昨天上午九点到武汉大厦,和张大军汇合。屠夫也来了。大家拿出准备好的夏霖律师的“控告信”准备合影,这时突然冲出七八个便衣人士,拦住,不让合影。我们说我们在大街上合影有何不可?有一个人说我们不在的话可以,我们已经来了那不是太不给我们面子了吗?我问你们是谁?说我们是警察。我说警察也不能不让我们照相啊,说我们到里面谈谈,我们把湖北大厦的人找来你们谈。因为我们计划中有一项就是要把夏律师的辩护书交给湖北驻京办,所以一起进去。到了大会议室,又说要到派出所去谈。我问不去行不行?说不行。我说那你把我拷去吧。说没有到那份上,我说那我就不去。有一个穿警服的说,必要的话我们会采取强制措施的。哈!我说那你就采取吧。我是准备让他采取一下强制措施的,早上特意穿了一条牛仔裤,一件不怕摩擦的上衣。但是屠夫说还是配合一下吧,还有年轻学生呢。于是下楼上了警车。到了派出所,坐前面一辆警车先到的刘德军说,他们三个(刘德军、阿尔、史义军)是被强制上了警车的,刘德军的胳膊被抓破了,史义军的胳膊被抓破了皮,脖子上留下了很清晰的三个手指印。在大钟寺派出所二楼会议室呆了几个钟头,并没见湖北大厦的人来,并开始把我们十个人分别叫出去做笔录。

有一种时尚叫“派出所请喝茶”

已经听说很多朋友被“派出所请喝茶”了,有的喝下午茶、有的喝早茶,还有上海的李天天被夜里12点盛情邀请去派出所喝不知什么东西,当然作为律师,天天说,我有权力不去!就没去;最过分的是昨天,屠夫在北京逗留,凌晨4点突然发现屋里多了七八个人,哇塞,被光屁溜儿堵在被窝里。照他的话说是幸亏俺老色鬼没请一位性工作者谈心,否则连午茶都吃不上了。俺请屠夫在便宜坊吃的北京烤鸭,鸭京。屠夫说昨天有一通电话,说是福建公安的,问他你不在家好好呆着到处乱窜什么?他说我在自己祖国的土地上旅游,怎么不可以吗?急得牛眼都瞪起来了,不想电话那头忍不住笑起来了,原来是艾未未跟他开了个玩笑!
俺曾经听过一个小朋友说,她朋友刚刚二十岁,印了几件文化衫,然后就等“派出所请喝茶”,等来等去等不来,一天到晚急得不行,说怎么派出所还不请我去喝茶啊?又去印,终于被等在那里的警察请到派出所喝茶去了。家长被叫到派出所询问,查了半天,就一傻小子,放了。回来到处炫耀:俺被“派出所请喝茶”了!得意非凡。

邓玉娇案件公民司法正义观察团关于邓玉娇一案声明

根据媒体的报道,邓玉娇案件的一审于2009年6月16日在湖北省巴东县法院宣判。被媒体广泛采用的说法是:经过【湖北省巴东县法院】合议庭合议后,法官于上午11时宣布了判决结果:邓玉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于防卫过当,且邓玉娇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又有自首情节,所以对其免除处罚。

对此结果,邓玉娇案件公民司法正义观察团特有如下声明和主张:

一、我们对邓玉娇女士能够免除处罚的事实感到欣慰和高兴,我们认为这一结局在很大程度上符合我们对这一案件判决的期待。

Tuesday, July 26, 2011

参与网:武夷山冤民声援王荔蕻!

(毛年孙等冤民声援王荔蕻)

(参与2011年7月26日讯):武夷山智障冤民毛兆权曾遭当地贪官污吏迫害,充当替罪羊,被长期关押、多次审判,且在关押期间,毛兆权生殖器被打烂,其家人被法官、法警暴打,甚至其身怀六甲的弟媳也被法警踹下楼梯、造成胎死腹中等一系列悲惨遭遇……

所幸的是,在维权人士范燕琼、纪斯尊的及时帮助下,毛兆权最终逃离了官方的迫害陷阱,但至今没有得到分文赔偿,而制造这起冤案的有关官员也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其父毛年孙及家人对此深感遗憾的同时,也深感不解!

2009年至2010间,毛年孙先后五次邀约曾受到范燕琼帮助维权冤民吴永森等到审判“三网友”的法院外展开声援,表现出一个血性公民的大无畏精神!

现如今,毛年孙等家人惊闻因声援“三网友”的北京公民王荔蕻锒铛入狱,更加难以理解政府的这种屡屡胡作非为行径!

                   (毛年孙等冤民在马尾法院声援福建三网友)

为此,毛年孙表示:坚决支持王荔蕻的正义之举!坚决支持三网友的正义之举!与此同时,毛年孙还表示:将为自己智障儿毛兆权伸冤到底!必要时,还将到现场声援王荔蕻!

武夷山毛年孙联系电话:13960632546

2011-7-26

http://canyu.org/n28421c6.aspx

视频:公民王荔蕻

video

视频:草泥马大战河蟹(生花版)

video

希望之声:福建维权人士声援王荔蕻

2011年7月25日

近日,北京著名维权人士王荔蕻女士因帮助福建因言获罪的“三网友”范燕琼、游精佑、吴华英被诬告陷害一案,四处奔走呼吁,而遭到当局的打击报复,此事已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很多维权人士表示,将冲破一切阻挠声援王荔蕻女士。

视频:草泥马大战河蟹

video

赫索格的日子(文字稿)

(经文大意)圣母看见很多人背叛了耶稣
圣母看见耶稣被出卖
圣母看见耶稣被鞭打
圣母看见耶稣带着荆冠
圣母听见众人要求钉死她的独子
圣母在路中遇着耶稣背负着十字架
圣母看见耶稣摔倒在地
圣母追随耶稣来到山上坡
圣母看见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
听见捶打之声

参与网:杭州维权人联合声援王荔蕻!


(参与2011年7月26日讯):我们知道,震惊海内外的福建网友范燕琼、游精佑、吴华英是因为揭露警匪勾结、官匪勾结黑幕而遭致的司法迫害,如今的北京网友王荔蕻是为了积极营救这三位身陷囹圄网友而受到的打击报复,这无疑又是一起严重的司法迫害案!

视频:赫索格的日子

video

自由亚洲:吴乐宝“行拘”演变“刑拘” 各界继续为王荔蕻声援(图,视频)

2011-07-25 心语 | 香港

安徽省蚌埠市维权人士吴乐宝被行政拘留满十天后被转为刑事拘留,可能面临被起诉。外界认为吴乐保和王荔蕻一样都是因为替别人抱不平而受当局打压,为王荔蕻声援的签名及呼吁持续进行中。

                            (王荔蕻陪同杨佳的母亲扫墓)

video
                   (为人维权却遭打压的吴乐宝及王荔蕻 / 维维制作提供)

为了另一个公民——我们站立

二号看到网友转的许志永的文章:《什么叫丧尽天良》,到许志永博客一看,已经被删掉了。

三号下午到同仁医院看了姚晶,了解到临沂办事处只付了两天的治疗费,就没影了,多亏许志永,付了两天的医疗费,还有一些许志永的朋友,也来捐了一些钱才维持到现在。但是明天的治疗费已经没有了。我把钱包里的整钱都掏了出来,估计够一天的治疗费吧。回来还是越想越心痛,也还是有些不放心。今天(四号)又一次去了同仁医院,想再了解一下情况,写一篇文章声援一下。

美国之音:因言或罪 王荔蕻虽受声援前途堪忧

2011年7月25日 记者: 方方 | 陈健 华盛顿

                (福州维权人士公开声援王荔蕻 后排右一为纪斯尊)


北京著名维权人士王荔蕻女士因言或罪的案子引发多方关注。近日,福州一些维权人士奔走呼吁释放王荔蕻。他们表示,如果政府仍一意孤行地审判王荔蕻,他们将冲破一切阻挠,前往现场声援。

来自福建漳州的纪斯尊是这队维权人士之一,他说,大家都是有冤有屈的,应该互相声援。

*王荔蕻律师不赞成现场声援 建议申请法院旁听*

但是王荔蕻的代理律师韩一村不赞成这种行为。他说:“他们这种行为我不赞成,我希望他们能去法院申请旁听,监督法院审理。我不希望在法院外搞声援,这不太好。”

丑陋的临沂赃官!悲惨的草民姚晶!

今天(6号)上午,姚晶的姐姐来电话,说医院急诊室要求她们出院,她给许博士打电话,许博士正在开庭。我说我马上赶过去,你们无论如何不要出院!

一边往同仁医院赶,一边给朋友们发短信,通报消息。到了崇文门,刘德军打来电话,说她们已经走了!急诊二观察室没有她们!我正从地铁口往上走,顿时急出一身汗来!话也说不出来了,正在结巴着,电话那头又说,在呢在呢。原来姚晶的姐姐姚霞不认识小刘,怕是来抓她们的,不敢说就是姚晶家的,见给我打电话才上去搭讪。真是风声鹤唳胆战心惊啊。

Monday, July 25, 2011

姚晶出院了

按约定,早上阿尔驾车,和刘德军一起护送姚晶先行离开同仁医院;我和许志永博士陪姚晶母亲办理出院手续。
阿尔一行出发时我嘱咐小刘看着点后面,他们七拐八拐,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才抵达目的地。不知道是否有尾巴?是否甩掉了。

到了地点,姚霞急忙把手机关了,并且把电池卸了下来。生怕那些如狼似虎的驻京办们寻踪觅迹而来。她说这几天也不开机了。

姚晶的法医鉴定没做成,我的身份遭质疑

11号早上,刘德军去接姚晶母女,我和阿尔直接去了"马家楼接济服务分中心”。

接待我们的刘警官,人态度很好。

问我们是谁,告知是路见不平的公民;并说还有很多公民、网民都关心这件事——给姚晶捐医药费。

刘警官问:哦,都什么网上有呢?

“地洞”里的恐惧 “花园”里的阳光

跑了两天,终于又给姚晶找到一个新住处。安顿好,临别时一再嘱咐姚晶,要好好养伤,轻易不要出门,一旦出门,回家的时候千万要注意后面不要带回尾巴。

从看到许博士的博客,到去医院看望姚晶,到姚晶出院,到陪她做司法鉴定,到给她寻找住处……那过程让我感觉自己就像卡夫卡的《地洞》里的人似的,一直处于一种无所不在的恐惧之中。那种恐惧看不见摸不着,就像空气,弥漫在你的周围,甚至在你的灵魂深处,侵蚀着你的每一根神经。

忙碌的一天

早上,流民公房的老王来电话,说警察电话通知他,让他别出去,一会儿他们来调查一点事情。听得出老王的口气中还是有点紧张。我问不是昨天已经来过了吗?怎么今天还来呢?老王说不知道咋回事。我只好说,我过去一下吧。电话联系了阿尔,急急忙忙赶往位于大兴区境内的南小街流民公房。

路上,姚晶姐姐姚霞来电话说,临沂又来人了,直接去了陈主任办公室,怎么办?赶到一起了。我只好马上给许博士打电话,说我正往流民公房赶,一下过不去同仁医院。许博士给姚霞打了电话,说如果他们要谈就跟他们谈,一个是医疗费、一个是凶手负刑事责任的问题,一定不能让步。

“坚信”是个什么东西?

今天许博士有一个维权的案子开庭,由我和阿尔、刘德军陪姚晶到马家楼接济服务中心去取她的司法鉴定报告。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是轻伤。姚晶对这个结论不太满意,因为她听说只要是肝肾脾等内脏受伤、有血肿,就应该是重伤。她上次到医院复查,诊断书上还写着脾挫裂伤,有血肿呢。但无论如何,轻伤已经触犯刑律了。拿到鉴定报告就可以起诉行凶者了。

姚晶的司法鉴定——疑虑重重

6月15日,和姚晶、姚霞、阿尔、刘德军一起到马家楼去取司法鉴定书,无功而返.

6月19日星期五,让姚晶写了个委托书,又和姚霞一起去了马家楼,等到下午1点,还没结果,又一次无功而返。

许志永博士说,笔录还是要作的。下一次去马家楼他一起去。

经过电话联系,说负责案子的秦警官星期一上班。

姚晶在呼救

上午,和老虎庙、阿尔一起到航天总医院谈小张的治疗方案(另文详谈),回来的路上,接到姚晶的电话,说她在丰台分局信访大厅,丰台信访的警察把山东临沂曾经打她的凶手叫来了。 还有两辆山东的警车。肯定是要把她劫走的。她不敢出去,没办法只好给我打电话。

阿尔说,当然救人要紧。于是车子掉头,直朝丰台分局而去。

从姚晶持续的苦难说起

从南阳回北京的火车上,接到姚晶姐姐姚霞的电话。说姚晶又被抓回山东了。之前在公安局办的马家楼接济服务中心院子外面,她们又遭到凶残殴打——姚晶母亲的嘴都被豁开口子,流血了。打人的是穿一身黑衣服,背后写着“特保”的一群人。

我在马家楼的外面看到过这种打扮的人。那天陪姚晶在马家楼外面等候,从一个大巴车上下来这么一些人,全都是黑衣服,黑皮鞋,乍看有点像特警,仔细一看,背后写的是“特保”。其中也有几个女的。那天天很热,有的人就让黑衣服敞开着,露出里面的光脊梁,有的还有刺青。

“欣慰”之后

姚晶逃出来了。翻墙,逃出了关押她的黑监狱。欣慰之余又一次感到悲哀:为什么我们清白的姐妹要用逃的方式,才能自由地行走在自己祖国的土地上?

自从八月十五那天听到李淑莲的噩耗,便对所有被关押的朋友都充满了深深的担忧!——原来“被失踪”以后 还真的会被彻底消失的!从前,当听到说谁谁谁被消失了,总觉得离我还很远,但这次,李淑莲,这个活生生的女人,这个自信的、坚定的、开朗的女人,没有了!——我真切地感觉到了:这不是恐怖故事、不是史前的野蛮传说!是真的!——一个生命在失踪了30天后消失了!

痛、并悲愤着!

姚晶前一段时间和她母亲在北京治病。但姚晶说,一到医院,就有驻京办的对医院说,她是精神病,别收她。
她的母亲血压高到210,还让佑安医院的人粗暴地强行拖出病房,把她母亲的胳膊、腿上都弄出很多青紫瘀伤。然后驻京办的就把她们母女强行拉回山东。

参与网:福州维权人、上访人联合声援王荔蕻!


(参与2011年7月25日讯):福州维权人、上访人纪斯尊、林发珍、张秀屏、郑伯榕、林依银、林东发、林应强、彭存照等坚决支持北京王荔蕻女士的正义之举!

众所周知,王荔蕻女士是因帮助福建因言获罪“三网友”范燕琼、游精佑、吴华英奔走呼吁而受到的打击报复。我们大家知道,有关当局对范燕琼等三人的审判,是中国司法史上的莫大耻辱!现如今,再行“连环迫害”,是又一颠覆公平正义的恶行,我们为此联合呼吁释放王荔蕻女士!

倘若我们今天的呼吁,还不能够唤醒有关官员的良知、甚至还一意孤行地要审判王荔蕻女士,我们将冲破一切阻扰,前往法院现场声援!并散发我们各自的控告材料,向社会展开全面呼吁,让正义与良知回归社会!让我们的人间充满爱心!让温家宝的“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光辉”这句话变成现实!

以下是部分维权人、上访人联系电话:

纪斯尊18959162975

郑伯榕13110636089

彭存照13655037552

林应强15059185776

张秀屏13405985851

林发珍13559111105

http://www.canyu.org/n28333c6.aspx

Sunday, July 24, 2011

灵魂飘香:来自4•16福州前线的报道

作者按:2008年2月11日,福建省闽清县女青年严晓玲突然死亡,警方做出“系输卵管妊娠破裂致出血性休克死亡”的结论。严晓玲 的家人却坚持认为她是被多人奸杀致死。此后,严母林秀林开始上访。2009年11月,范燕琼以写文章的方式,游精佑与吴华英以视频的方式纪录下林秀英的口述并在网络传播,被以“诬告陷害罪”提起公诉。三个月后,“福建三网民因言获罪案网络关注 团”在北京正式成立,并在网络上征集签名,一个月间,签名者达3000余人。
2010年4月16日,福建省福州市马尾法院第三次开庭审理此案,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关注团成员数百人前往福州声援。此次声援活动被称为中国公民运动的里程碑。

2010年4月13日下午3点,从北京西客站出发,福建三网友诬告陷害案北京关注团首批网友一行7人:王荔蕻、王译、天天、单亚娟、灵魂飘香、李金成、高 建,目的地:福州。

围观改变中国!努力做一个优秀的公民记者。

旅途中,网友们向乘务员、乘客们讲述三网友的故事,请他们4月16日上午8点到马尾法院围观。

4月14日中午12点,北京关注团抵达福州。屠夫等前来接站。此前已有来自湖北、广东、广西的第一批关注团网友陆续抵达福州。

在福州车站,巧遇郝劲松律师,他将于16号参与关注团,前往马尾法院围观。

(关注团部分成员 左一为王荔蕻)

权利运动:中国的良心岂容“遗毒”构陷,请在这里为王荔蕻签名

(2011-7-24)权利运动发布:

“我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我不能保证面对苦难时保持沉默,我不能保证面对像钱云会、唐福珍、李淑莲……这样的悲惨事件假装看不见。假如我面对苦难和恶行保持沉默,那么下一个被恶行打倒的就是我自己。”在自己的人身安全受严重威胁时能斩钉截铁表达这样的立场,这样的人能不能算中国的良心?相信,即使是策划和实施对王荔蕻女士进行迫害的人也只能在躲阴暗的角落里反对吧。

王译:“围观”创造历史 ——416亲历者的自述

编者按:本文是福建三网友案关注团成员关于4月16日“围观”活动的记录,文中,王译谈及自己时未采用第一人称。为真实再现这一活动的过程,原文照登。

由严晓铃被轮奸致死案,所引发的福建维权人士游精佑、范燕琼、吴华英在网上发帖声援而被控 “诬告陷害”案,4月16日在马尾法院第三次开庭。

父子相携,来京寻找李春华

今天(7月14日)早上,李春华患病的丈夫和正在上高中的儿子来到北京,到右安门派出所报案,寻找失踪多天的李春华。李淑莲作为证人陪他们一起到右安门派出所报了案。

明天,山东龙口有关部门的人会来北京。主要是谈李淑莲的问题。据派出所一位所长说,山东龙口法院已经承认李淑莲的手机在他们那里,可以还给李淑莲。但是有些问题要谈着看。

我被允许以李淑莲亲戚的身份参加会谈。到时除了谈李淑莲的事情,我也会向龙口来人问询李春华去向的。

李淑莲的“父母官”

早上赶到右安门派出所,李淑莲和李春华的儿子已经到了。我问龙口法院的人到了吗?李淑莲很生气地说,管事的没来,来了两个不管事的。不跟他们谈。

负责案子的胡警官把我叫到一边,说来的是龙口法院的纪委书记还有一个是院长助理。人家好不容易来了,后半夜才到北京,上午就赶过来了。挺辛苦的。还是跟他们谈谈吧。

“礼物”

虽然日内瓦的天很蓝,虽然日内瓦的空气真的很清新,虽然走出去后,才感知什么是真正和谐;但是我跟朋友说,想到故乡,故乡人们的苦难,故乡虽然有河蟹,还是想回来。欧洲虽好,但那里是别人经过多少年的努力建设起来的家园,与我无关。我们这片热土也可以做到——只要大家都努力学法、懂法、守法,并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这块热土有我太多的牵挂:临走时,还有很多事情没有了结,比如姚晶、比如李淑莲。走前已经听说李淑莲被带走了,一直惦记。

李淑莲,你在哪里?

9月3日,李淑莲到大兴区德茂派出所办暂住证,被派出所叫来龙口驻京办,强行带走,至今将近一个月了。李淑莲的家人在龙口、到北京,找了龙口、烟台、山东省的信访部门,找了北京大兴德茂派出所,到现在人影全无。

德茂派出所说,我们把人交给龙口驻京办就没责任了,你们去找驻京办曲庆国要人吧。曲庆国说你别来找我,去找东来街道办事处吧;找到东来街道办事处,从普通办事员到主任副主任,都说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没接过。

不一样的中秋!

今天中秋。

清晨,梦中被电话吵醒。是李淑莲的女儿,哽咽的声音:家里来电话说,我妈病危,让马上回去。

愕然,李淑莲那么好的身板,除了在黑监狱被打得腰有了问题,别的都没什么啊。怎么突然就病危了呢?想起李淑莲在上次从龙口回到北京时说的:千万不能让他们抓回去,抓回去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不觉出了一身冷汗。我安慰李宁说,你先别着急,也许只是县里让把你们骗回去想的辙呢,但愿如此吧。赶快回去看看再说吧。

放下电话,睡意全消。心中不免有些焦虑。

李淑莲死了!

李淑莲死了!
李淑莲死了!
李淑莲9月3日被从北京大兴德茂派出所带走,今天整整一个月。
今早,老公女儿被叫回家,告知:死了。是上吊死的。
我不敢相信!一个生龙活虎的李淑莲,一个对生活充满热爱的李淑莲!就这样死了!
上次去给流民交房租还看到她,说要告龙口截访的对她的侮辱,我说等一等,等李春华来了一起去。
不想……!
到现在,还没看到遗体!

我的山东,我的姐!

我五岁离开青岛,来到北京。但所有人问起,我从没说我是北京人,总是说我是青岛人、山东人。大海的波涛声在我灵魂深处回荡、回荡。海鸥的叫声伴随着我童年的梦境给我心灵抚慰。我爱青岛,我爱山东!

可是,现在,我的山东怎么了?陈光诚、姚晶、李淑莲、李春华……

山东,你对你的儿女就是这样吗?

无语泪长流!

李淑莲的控诉

按:不知怎么排遣我的悲愤!想起李淑莲曾经说过她的经历,我这应该还有她的材料。终于,还真的翻出来了。决定贴出来——我必须为李淑莲做点什么。必须!

控告信

我叫李淑莲,是山东省龙口市一个因工受伤下岗职工。我在龙口市东市场租两个店门,作窗帘、手表、钟表、首饰、皮衣等生意。我合法经营,照章纳税。

此生不过中秋

无眠。

不可遏制地想着李淑莲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在想什么?

感受着她的恐惧,体验着她的疼痛,陪着她被罪恶蹂躏,在恐怖中煎熬,一点一滴、每分每秒!

想着她曾经那么孤独!那么渴望亲人的帮助,爱人的温暖!公法的援手。而这个社会某个山寨团伙,却因为崇尚喧闹的冷漠、火红的死寂,把一个母亲孤零零冷冰冰钉在了十字架上!

令人发指的暴行 正在北京发生(后续报道2)

龙口法院变卦了。

今天又和李淑莲、小乔老乔父子俩去了右安门派出所。

负责李淑莲案的胡警官说,龙口法院改主意了,说让李淑莲回龙口去取她的手机和4700元钱。他们说主要是怕李淑莲在北京闹事。因为李淑莲在龙口的时候曾经扬言要到北京闹事。现在又到了国庆安保期了。龙口方面怕她在北京闹事,还得龙口政府负责,影响龙口的形象。所以让李淑莲回龙口去才能谈还钱的事。

徐州访民声援王荔蕻

林碧仙关于416的证言

令人发指的暴行 正在北京发生

1、不是故事

公元2009年6月27日晚上,天气闷热,在北京南站“幸福里24号”的一个出租屋里,里外套间15个女性都已经睡着了。

28日凌晨零点,一阵嘈杂,睡在里屋的李淑莲被惊醒。里屋本来锁上的门,已经被钥匙打开,瞬间冲进十几个大汉,一色的赤膊光膀,腰胯间吊着大裤衩。(后经在场的人员证实,是13个人,其中只有一个上身是穿着老头衫的。门是房东高长水的女婿给打开的。)有一个大汉掀开李淑莲搭在胸腹部的上衣,说,就是你!起来。

李春华,你在哪里?

李春华是6月28日凌晨,“幸福里24号”令人发指暴行的另一位受害人。

我见过李春华,小小的个子,瘦瘦的,有点憔悴,有点疲惫。但是很和善。

她是山东烟台龙口市人,住龙口市芦头镇寺后乔家村。今年49周岁。因为丈夫被打成精神病,当地公安局处理不公而上访。

2007年4月5日,因上访被拘留。之后在家进行网上投诉,但问题一直未得到解决。

李淑莲家人紧急求救、求援……

今天,李淑莲的家人已经见到了她的遗体——多处伤痕!背部淤青!家人认为是殴打致死,龙口当局一口咬定是自杀!

李淑莲的家人——丈夫宁福良和儿子宁路海被龙口当局控制在龙口政府招待所“东莱宾馆”内,不让出去。在宾馆外有一百多人看管!

李淑莲的女儿昨天晚上想方设法逃出黑宾馆,现在龙口当局各路人马在大肆搜寻李淑莲的女儿李宁。

李淑莲的丈夫老宁已经崩溃,瘫倒在地,现在在输液。唯一的儿子不知如何面对强大的专政铁拳——疑似丧尽天良的各“有关部门”!

我曾经是山东人、我也是悲惨的中国女人、我是李淑莲的骨肉同胞、至爱亲朋,你们说我应该怎么办?!

同胞们!请求你们发出良知的声音!

令人发指的暴行 正在北京发生(后续报道)

15号那天陪李淑莲和李春华的丈夫、儿子一起到右安门派出所。龙口法院答应说三天之内把钱交到李淑莲的丈夫手里。今天是21号了,李淑莲还没收到老公拿到钱的消息。20号李淑莲又去了一趟右安门派出所,胡警官不在。今天李淑莲又去了右安门派出所,还是没消息。幸亏那天我没有代表李淑莲签字说明手机和钱都收到了。

李春华儿子和丈夫是14日到右安门派出所报的案,15日又和李淑莲一起去了右安门派出所,找到了前一天给他做笔录的警号042164的警官,再次询问他妈妈的消息。